天宝伏妖录

118.诱敌之计

非天夜翔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封常清府中, 李景珑为他喂下鸿俊准备的丹药, 封常清却竭力推开李景珑, 说:“去……去救陛下。”

????李景珑沉声道:“早有准备,这次势在必得, 但请放心。”

????封常清这才松了口气,沉沉闭上双眼,李景珑匆匆出来, 正要往大慈恩寺赶,突听北面传来锐利哨声。

????抬头一望,北面黑云翻涌,越过兴庆宫,直往玄武门外一路弥漫而去,犹如卷地奔云,云中又幻化出千军万马, 咆哮着,仿佛正追逐着什么人。

????哨声一长、一短,城中驱魔司所有成员都听见了那声音。

????李景珑抬头眺望。

????裘永思马上离开人群, 抽身离去,鸿俊与李白、李龟年正在街边喝冰镇酸梅汤, 一听声音,顾不得再吃,说:“我先走了!”当即冲出巷外, 翻身上马。

????长安全城空巷, 鸿俊将马速催到最高, 冲出朱雀大街时与裘永思会合,裘永思大声道:“他们拿到手了!”

????鸿俊喝道:“长史呢?!”

????“不知道!”裘永思说,“按计划来!”

????莫日根抵着陆许,吁出一口长气,两人沉默片刻,都在发抖,耳畔传来远方的尖锐哨声。

????“该干活了。”陆许认真地说。

????莫日根拉着陆许,两人从浴池中出来,莫日根将侧旁架内单衣、长袍等一收,也不顾是谁的,抖开让陆许穿上。

????两人内穿白衣白裤,外披黑色丝袍,疾步奔出,陆许一声唿哨,要召来马匹,莫日根却一个俯身,化作苍狼,一身毛皮颜色仿佛换了毛般,曾经的灰蓝狼毛中途变为黑色,此刻竟是化作了蓝白交错的两色,狼身作灰蓝,脖下还有一圈白毛。

????“变了。”陆许有点惊讶。

????“好看不?”苍狼侧头,低声道。

????陆许一翻身,跨上苍狼背脊,说:“毛更浓密了。”

????“太热了这天气。”苍狼热得有点想吐舌头,却死活忍住了,毕竟这动作太像狗。

????“抓稳了。”

????旋即苍狼朝前一蹿,“唰”一声沿着长街冲往北面,追着黑云而去。

????阿史那琼与阿泰策马狂奔,背后黑云距离他们只不到百步,已冲了出城,阿史那琼使劲吹那短哨,喊道:“这有用吗?”

????“耳朵都被你吹聋了!”阿泰回头喊道。

????阿史那琼道:“我怎么觉得有点儿危险啊!”

????阿泰喊道:“拿都拿了!现在还说这个?”

????“看看戒指能用不?”阿史那琼说。

????阿泰扔给阿史那琼,那扳指没法套,快接近手镯大小了,阿史那琼看了又看,说:“这是神火?怎么召唤?”

????“不知道!”阿泰说,“别管了!快追到了!”

????黑云越来越快,两人骑马还得往大路上跑,那飞卷的魔气却无视地形限制,阿泰几个拐弯后,距离只越来越近。

????“它有尾的!”阿史那琼喊道。

????两人松了一口气,这魔气自打从兴庆宫蔓出来以后就无边无际,现在发现它是有尽头的,也就意味着它不再像先前般强大,这下便轻松不少。饶是如此,安禄山化身的黑云也足有近一顷地宽阔,其中更是乌云滚滚,闪电阵阵。

????这是他们第一次看见“魔”的形态,相较之下,敦煌的魔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。

????“不好!”阿史那琼喊道,“它要包围咱们了!”

????“朝山上走——!”阿泰喊道。

????两人拼尽全力,策马狂奔,往山上冲去。

????“到了!快快快!”

????“永思的法阵呢?!”

????“看不出来的!快趴好!没时间了!”

????“趴多久?!万一它不来怎么办?!”

????“趴到来为止!”

????“那也不一定用法宝啊!”阿史那琼道,“还有,法宝是个啥?我都没见过!”

????“自己看着办!总之今天你是英雄!无论如何都得忍着!”阿泰焦急道,让阿史那琼趴好,又踹了他一脚,自己跑向中庭,随之一倒,倒在地上。

????与此同时,城内,鸿俊快马加鞭冲来,看见朱雀正街上站着一个人。

????“景珑!”鸿俊喊道。

????李景珑朝后稍一让,鸿俊在奔马上伸出手,错身瞬间两人互握,李景珑一个翻身飞起,落在鸿俊马背上。

????“驾——!”李景珑接过马缰,载着鸿俊狂冲而去。

????李景珑归队,朝侧旁裘永思喊道:“其他人呢?”

????“赵子龙还在大慈恩寺,剩下的不知道了!”裘永思答道,奔马冲向北城门,只见城门大敞,几名守城士兵被魔气侵染,脸色漆黑倒在城门边上,两骑如离弦之箭,冲出城门外。

????“陆许……”

????“我听到他们哨声了!”李景珑说,“解决了!”

????黑气已隐约可见,往大明宫方向疯狂翻卷袭去,追着阿泰与阿史那琼;而李景珑一行人又追着那翻滚黑气,鸿俊仍四处看,猜测莫日根与陆许在何处,侧头时侧脸挨着李景珑,感觉到他的呼吸。

????李景珑便在他的脸上亲了下。

????那一刻,哪怕是最终的大战即将到来,鸿俊内心瞬间就像有繁花盛开一般。

????“你怕吗?”李景珑低声说,腾出一手,与鸿俊相握,就像那天他们从骊山归来,杀进被狐妖掌控的皇城中的一刻。

????鸿俊与他十指相扣,他突然就有种不真实感,驱魔司只有六个人,竟是在李景珑一步步的计划之下,接近了曾经的某个以为遥不可及的终点。

????“鲲神说……”

????鸿俊想起离开的鲲神,以及前去纠集妖族,将为他们对付天魔与獬狱的青雄,以及远在曜金宫的重明。

????他们都没有到来,也许今天仍未是结局。鸿俊有股强烈的预感,他总觉得天魔也好,獬狱也好,在这一刻,也许还没到解决一切的关头。然而李景珑予他的信心,却成为了这命运天平上另一头的砝码,隐约给了他希望。

????“不管他说什么。”李景珑认真说,“未来仍在我们的手里,驾——!”

????哨声响,麦田中飞出一头巨狼,狼背上骑着陆许!

????三人同时欢呼,鸿俊喊道:“莫日根!你回来了!”

????苍狼喉中先是低低酝酿,紧接着拉开了一声狼类特有的“呜——”的震鸣,陆许大声道:“他们在哪儿?”

????“前面!”李景珑说,“别追得太紧!留点时间!这速度可以了!”

????陆许归队、莫日根归队。

????驱魔司全员终于到齐。

????天宝十三年四月廿五日。

????案件:驱魔。

????难度:天字级

????地域:大明宫

????涉案:安禄山(天魔)、杨国忠(獬狱)

????案情:四月廿五,杨贵妃诞辰,安禄山麾下“酒、色、财、气”四将尽诛,天魔现世,被引向大明宫中。欲一举摧毁天魔,将其净化,以及……另有隐藏任务需完成。

????酬劳:人间千年太平。

????大明宫,黄昏,夕阳西下。

????黑云朝着山头飞速收去,巨响声中,于中庭内现出安禄山肥硕身形,只是这一刻,他的全身燃烧且绽放着黑火,双目射出血红色光芒,犹如一名凶神恶煞的巨人。

????魔气所到之处,周遭花草树木尽数凋零枯萎,死亡气息无所不在,笼罩了整个大明宫。

????“自寻死路!”安禄山的声音几乎是咆哮道。

????大明宫内寂静无比,中庭躺着两个人,阿史那琼被火焰烧得全身焦黑,一动不动地趴着,阿泰咽喉被飞刀扎入,一手捂着脖颈,另一手紧紧地攥着拳头。

????安禄山一见这局面,便知两人为争夺扳指而自相残杀,当即哈哈大笑,说道:“迪尔玛今日若死而复生,见到此番景象,说不得将气死!”

????阿泰不住抽搐,脖中源源不断地渗出血来,眼中充满了惊惧,安禄山只是随手一挥,阿泰便整个人被魔气卷起,狠狠撞在角落,又一阵发抖,松开了手。

????手中,那暗金色陈旧扳指沿着地面滚来,滚到了安禄山脚边。

????魔气卷着扳指升起,落在安禄山手中,此刻他的左手已再次长出拇指,但这一次,他将扳指戴在了右手拇指上。

????“将你二人魂魄熔炼到一起如何?”安禄山抬起一手,黑气正要射出,袭击二人之时,右手扳指上突然发出白色强光,耀得安禄山睁不开双眼。

????安禄山:“这……这是……不、不——!”

????安禄山发出惊恐的嚎叫,抓住右手上扳指,要将它摘下来,手指稍微一碰,那扳指随即变得滚烫无比,白色的火焰从扳指上轰然射出,环绕安禄山全身,旋转着困住了他。

????“你们……你们……”安禄山陡然意识到自己中计,喘息道,“还有谁?!这里还有谁!”

????阿泰摘下脖颈钉着血包的飞刀,满脸血污,随意一捋鬈发,起身,抖开飓风扇,摸出四枚大元素戒指依次戴上。

????“不好意思。”阿泰说,“迪尔玛是谁?没听说过,我是萨珊皇帝泰格拉。”

????安禄山转过身,惊魂未定地盯着阿泰。

????“室韦王子莫日根·阿克浑。”莫日根声音响起,一身黑袍的猎人背着箭筒,从殿外走进。

????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安禄山指着莫日根,怒吼道,“你究竟是如何脱出来的!”

????“因为我。”陆许声音响起,从中庭西南角走了进来,此刻他的外形产生了奇异的幻化,他的头顶长出短短的两寸余的新角,全身黑袍飘扬,现出一身雪白的单衣,两角散发着微光。

????“我在他的心里封印了一段梦境记忆。”陆许说,“再将他送到你的面前,我窥见了他的梦境,亦因此借机得知了你的一举一动。”

????安禄山眼中满是震惊。

????“怎么感觉今天局面完全调转了。”裘永思的声音笑着说,他手持一把折扇,轻描淡写地摇了摇,从西北角进入中庭,说道,“平时不该是对手朝我们解释布置才对么?”

????安禄山转头望向裘永思,裘永思将折扇一收,认真道:“第十七代降龙仙尊裘永思,请指教。”

????“那是因为长史和根哥布置得太好了吧。”鸿俊的声音道。

????鸿俊沿东北角走进中庭,面朝安禄山。

????“我认得你……”安禄山咆哮道,“是你!是你!”

????鸿俊说道:“是我,本来,我才是这一任的天魔。”

????“说起来,我们还得多谢你。”李景珑声音最后响起,他走进了中庭,面朝安禄山站定,解释道,“不过今天的目标,说起来有点惭愧,并不是你。总之,驱魔司长史,雅丹侯李景珑,这是咱们初次见面,还请指教。”

????“李景珑!”安禄山嘲笑道,“当心聪明反被聪明误!”

????安禄山早在抵达长安前便听说过李景珑大名,当时他对这二十来岁的年轻人,以及麾下一帮驱魔师的本领简直是嗤之以鼻。他的敌人只是杨国忠,而在他眼中,唯一的威胁也只来自杨国忠。

????正是这轻敌大意,导致他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,四名手下尽数折损,就连自己也中了计!

????“等等!”安禄山怒吼道,“我与你作一笔交易!”

????李景珑沉声道:“我已经安排好了,安禄山大人。”

????安禄山双眼陡然一睁,李景珑沉声道:“很抱歉,我们时间有限,而且我没有朝敌人解释太多的习惯,毕竟大多对手最终都死于……”

????安禄山:“慢着慢着!等——!”

????李景珑右手提剑,左手伸出,安禄山那扳指乃是先前裘永思特地量身定做的法宝,而李景珑朝里头注入了大量的心灯之力,此刻光火轰然爆发,随着李景珑控制而重重缠住安禄山!

????安禄山发出痛苦与愤恨的哀嚎,被勒得全身黑气爆散,怒吼道:“李景珑!放了我!你不会后悔的——!”

????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安禄山,李景珑更是全神贯注,鸿俊、阿泰、裘永思等人各持法宝,知道这不过是将魔气逼出安禄山的身躯,真正决胜负的一击还没到来。

????鸿俊直到现在,仍有股强烈的不真实感,这就结束了?我的宿命,今天就能彻底解脱吗?!

????五色神光在他手中荡漾,随着李景珑全力以赴,心灯之火不断灼烧安禄山全身。安禄山猛然怒吼,释出法宝,脖上项圈化作一条金属蛟龙,带着闪电开始攻击李景珑!

????鸿俊早有准备,马上出手,为李景珑挡下了那一击,随之安禄山手上戒指、身上配饰尽数化作凶兽,冲出身周,四处撕咬。裘永思、莫日根轮番冲上,钉头箭四处横飞,为李景珑护法。

????“你不……可能!”安禄山声音已变得低沉、喑哑、恐怖,双目看着李景珑,李景珑已快控制不住,安禄山的力量比他想象中更难压制,怒吼道:“给我法力!”

????是时中庭内已变为无数黑暗怪物的战场,化作鲜血淋漓的地狱,李景珑身周长满荆棘,整个大明宫所在的山头阴风大作,犹如人间炼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