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宝伏妖录

108.缘分天定

非天夜翔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武瞾在位之时, 洛阳嗜爱牡丹蔚然成风。常有花匠往白马山寻找上品牡丹,移植洛阳牡丹园中, 而香玉第一次见文滨,正是在白马山上,那天他前去寻找稀世品种……

????“掉下了山崖?”李景珑问。

????“不是。”香玉答道, “他随身带着酒, 喝醉了, 躺在石上……”

????一名年轻英俊的花匠,春日里烂醉花间,衣冠不整,躺卧石上,香玉只是远远这么一瞥, 没料便动了心,她观察他许久, 见他四处苦苦找寻, 想要寻得白马山中花魁,再以嫁技移植回城。

????李景珑:“你便现形,结识了他。”

????香玉:“并没有……我起了好奇之心, 跟在他身后回了城……”

????鸿俊:“……”

????而后, 文滨将香玉的真身带回洛阳,种在房内盆中, 天天为香玉浇水, 香玉只觉好笑, 夜里现身, 为他收拾家中起居,文滨也不知道,一人一花,就这么默默相处了大半年……

????“被抓妖了?”李景珑又问。

????“不。”香玉答道。

????鸿俊说:“你猜了三次都没猜中呢,真稀奇。”

????李景珑一手扶额,摆手不再猜下去了。文滨种植香玉足足一年时间,到得第二年开春时,香玉忍不住便开花了。而文滨竟渐渐地爱上了她,爱上一朵牡丹,每每独坐月下,对着这盆花自言自语地出神。

????香玉黯然道:“但妖有妖力,人无法力,妖与人终究殊途,若在一起,将令他渐染上我体内之毒,不得善终,上苍亦设下这因果,阻拦人妖相恋,那夜开过花后,我便想着不如终究离开他,依旧往白马山上去。”

????香玉回到白马山时,却发现曾经的山谷内已被一伙猿猴占据,首当其冲的,自然是蛊猿万珏。

????万珏带来天魔的魔气,以“”之气,催动漫山满谷的牡丹,令它们修为突飞猛进,幻化出人形。原本须得修炼百年,吸取日月精华后方能成人的牡丹,纷纷拥有了新的形态。

????香玉为了解救一众姊妹,与万珏直面相争,她自然不会是蛊猿的对手,于是被制伏后带到洛阳。其时万珏派驻猴妖等看护,并聘来花匠,妥善照料牡丹。而文滨见这朵白牡丹失而复得,骤然欣喜不胜。又过数年,香玉始终蛰伏等待着机会。奈何天不如人愿,万珏妖力本就强绝,又有天魔授力,竟让一众牡丹化作青楼女子,随同自己在十里河汉中,开张国色天香。

????香玉某夜对文滨思念不已,化身来见,被文滨察觉,正要一诉衷肠之时,遭到万珏发现,并将她召回楼中。

????而文滨循迹追踪到十里河汉,受万珏“色气”所束,香玉被迫无奈,将妖毒注入他的体内。文滨甫一离开,香玉便想方设法追来,却无论如何也治不好文滨,直到鸿俊将文滨带回驱魔司……

????“那时我便总觉得有人在暗中窥伺。”李景珑解释道,“心想莫非敌营之中,有个自己人?后来万珏对我们的行踪浑然不知,更证实了我的猜测。”

????“您说得对。”香玉点头道。

????“这次猜对了。”鸿俊说。

????李白道:“也许是瞎猫撞上死耗子呢?”

????香玉笑了起来,李景珑却十分尴尬,香玉解释道:“万珏派出猴妖前来窥探你们,都被我收拾了。”

????鲲神沉声道:“此间因缘业报既已了却,你又如何作想?”

????香玉咬着嘴唇,良久后道:“我想……与他终归在一处,哪怕……也是心甘情愿的。”

????鸿俊没听懂,李景珑却说:“你放得下,他可不一定放得下。”

????“是罢。”香玉脸颊飞红,说,“你们男人最是懂男人。”

????李景珑闻言便看鸿俊。

????鸿俊:“???”

????李白朝鸿俊说:“他小俩口一个是妖,另一个是人,不能上床行周公大礼,须得你教他们怎么解毒。”

????“哦!”鸿俊恍然大悟,香玉脸红得快滴出血来,低声说:“谢恩公。”

????鸿俊说:“我给你们药方去……”

????“慢着。”袁昆忽然淡淡道,“花妖,万物生长于天地,自有其命数,哪怕为了这一时的欢娱,明日就死,也是在所不惜?”

????鸿俊心想没这么严重吧,他看看袁昆,再看香玉。

????香玉却似早已想好,说:“只要能与他在一天,也是好的。”

????袁昆又道:“因果循环,环环相扣,你既与孔雀明王、不动明王相识,也即命中注定有此缘分。是缘分,也是劫数,只要你想好了,来日不后悔就行。”

????“会发生什么事?”鸿俊问。

????袁昆只不回答,李景珑缓缓摇头,天地间命数,有些时候许多言语,是绝不能出口的。

????“我想好了。”香玉说。

????袁昆便朝鸿俊说:“予她方子罢。”

????鸿俊誊抄了药方给她,香玉款款走到厅内,朝鸿俊就跪,鸿俊忙去扶,袁昆却朝鸿俊说道:“你也朝她磕头回礼,去。”

????鸿俊莫名其妙,却不违拗袁昆命令,毕竟以袁昆与青雄关系,相当于叔父一辈,又是妖王之身,鸿俊便规规矩矩跪下,与香玉对拜,各磕了三个头。

????李景珑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其中异样,香玉却不多问,笑道:“缘分既有天定,这便谢过鲲神了。”

????袁昆只是约略一点头,李景珑心中一动,说:“你们接下来,要往何处去?”

????“自然是在长安城中觅地落脚。”香玉说,“此处地气欣欣不息,姐妹们又因遭蛊猿摧残,元气大伤,只盼在驱魔司中借住几日,养好伤后……”

????“你俩就先住驱魔司里罢。”李景珑说,“横竖无人,也好替我看护此地,有事听我长安通传就成。”

????香玉闻言大喜,又要跪谢,李景珑便泰然受了,这次袁昆倒不再让李景珑回礼,鸿俊眼中带着笑意打量李景珑,再回想袁昆先前所言,兴许香玉无意中,或是未来将对他有救命之恩,才有磕头之举。

????“此处既已停当,便该回长安了罢。”袁昆说。

????李景珑知道袁昆有话吩咐,当即收拾了行装,让鸿俊与李白跟随,即日启程,袁昆出得洛阳,投往洛水,竟是化身巨鲲,载着他们乘风破浪,沿洛河北上,进入黄河中。

????鸿俊还是第一次乘在妖王的背脊上,不禁惊呼,李白则笑道:“这一生遍访名山大川,寻仙不见,如今竟在中原大地,有此奇遇,当真快哉!”

????“别高兴得太早。”鲲神冷冷道,“回去你就该闻离魂花粉了。”

????李白不解,鸿俊却嘴角抽搐,望向李景珑,李景珑示意由自己来处理就是。是时月出东山,洛水一片银光,鲲神到得临近黄河一带时,入夜后四荒野旷天低,渺无人烟,竟是一跃而起,升上夜空高处,没入了云海。

????“哇——”鸿俊惊呼道。

????李白坐在鲲神尾部自顾自喝酒,李景珑则心事重重,与鸿俊并肩坐在鲲头上,四周风呼呼掠过。

????“鲲神。”李景珑终于按捺不住问道,“您与我们一同回长安?”

????“我不回去。”袁昆的声音答道,“有伤在身,更不是獬狱对手。”

????鸿俊道:“不会吧,‘不是对手’?!”

????在他的世界里,重明是至强的,而青雄就算略次之,也绝不会太差,鲲神与青雄想必旗鼓相当,这三只大妖怪,竟然都对杨国忠如此忌惮,究竟为什么?

????鲲头顶幻化出一名全身发光的青年男子,正是袁昆,他背对两人,面朝茫茫云海,以分魂之术化作人身,与他们交谈。

????“獬狱手中有一件天地至宝。”袁昆答道,“此法器拥有逆转时间与因果的力量,恰好能打乱我所预知的一切未来,所以我料不到他何时会出现,也预测不到所有被他搅乱后的因果。”

????李景珑道:“这正是我想请教的……”

????“我知道你想请教什么。”袁昆说,“当我将心灯交到青雄手中时,便看见了你们在暴雨中交手的一幕。”

????鸿俊:“!!!”

????李景珑屏息以对,半晌说不出话来,当初之事,竟都在袁昆的预测之中!

????鸿俊颤声道:“鲲神,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?”

????李景珑当即脸色便有些不自在,仿佛当得知自己的命运,竟是掌握在某个人手中之时,对他造成了无情的嘲弄。

????“因果相生轮转。”袁昆说,“两千年前,我与庄子相识,便拥有了窥探因果推演的力量,你们人族说,‘天机不可泄露’,但站在一条又一条的岔路面前,宿命也好,缘分也罢,不过是一种‘数术’而已。”

????说毕他回头,说:“飞星算筹,学过么?”

????李景珑眉头深锁,说:“略知一二。”

????鸿俊知道飞星算筹乃是汉时方士用以测算所谓“四时”“天命”的法术,但早已失传了。袁昆走向他们,面朝两人盘膝坐下,此时他以魂体状态出现,眼上的黑布已消失无踪,取而代之的,则是眼中闪耀的星辰。

????“九宫中得定一宫,意味着因的开启,逐宫推算,交错化生,一件又一件,事无巨细,都将不断被演化出来。”袁昆说,“鸿俊得到心灯,是因;下山为因,捉妖为因,因果交错,演化,只要推算得宜,注定将在城中巷内遭遇李景珑……”

????李景珑闻言才算好过了些,说:“您对鸿俊的指点,也在因果里?”

????袁昆悠然答道:“不,我不在因果之中,但你与鸿俊的缘分,则是早已注定,若要往前追溯,你们渊源已深,我不过在这九宫格中,加入了一枚算子,再拨动这算盘而已。”

????“这枚算子,就是心灯。”袁昆最后说道。

????这时间鸿俊仿佛悟到了些许什么,仿佛袁昆所透露的,当是天地间某种极为深涩的奥秘。

????但李景珑却不容他细想,追问道:“缘分从何而起?”

????“从两位明王四千年前,于诸神时代中惊天动地的一场大战而起。”袁昆说道,“李景珑,你只能向我提三个问题,可得想清楚了。”

????李景珑不解道:“为什么?”

????“因为在这算笼之中,每个人的因,只能投入三次。”袁昆一手托起,“唰”一声现出一个九九八十一格的光笼,笼中千万算子疯狂滚动,这光笼不断往外衍生,直展到铺天盖地,仿佛就连天地脉的能量都被吸引过来,在里头跳跃,碰撞。

????“这是第一个问题。”袁昆道。

????鸿俊惨叫道:“这不算好吧!”

????“这当然算。”袁昆冷漠地答道,“你以为这个答案对他毫无作用?”

????李景珑深吸一口气,本想反驳,被袁昆这么一说,反而冷静下来,兴许从袁昆的解释里,透露出了这宿命推演的某种原理,也就令他大致懂得了如何去破解既定的未来……

????他再直视袁昆时,袁昆反而带着欣赏目光,仿佛猜到他心中所想,答道:“你若足够聪明,当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,朝你说过什么。”

????“一念。”李景珑喃喃道,“万般因缘,从一念中生……”

????袁昆只约略一点头,李景珑瞬间明白了他未说出口的关键,每个突然被生出的“念头”,就是加入这巨大算笼之中的算子,将破去某个既定的宿命结果……而若结合鸿俊与天魔的牵扯,也许这未来,也并非不能被改变。

????“‘魔’因何而生?”李景珑问道。

????“‘魔’是人们、妖们、神们自己。”袁昆说,“乃是被摒弃的黑暗。七情六欲、三千噩梦、生老病死,诸般痛苦,不受辖制。欲修仙摒欲,摒去的欲,便存留世间;死时放下了执念,转世投胎而去,放下的执念便存留世间……”

????“众圣人‘斩三尸而成圣’,斩去的三尸,留在大地……如是种种,便成为‘魔气’。”

????“可是天地脉,自有力量将其净化。”鸿俊说,“不是……嗯嗯,应该是这样才对。”鸿俊生怕问了个“么?”又被套走一个问题,忙改了口。

????“你须得将这魔气归入天地脉,方能进入净化循环。”袁昆说,“如何将这游离神州大地的魔气聚拢到一起?”

????“魔种……”李景珑颤声道。

????“四千年前,孔雀明王与不动明王欲渡众生免遭魔气所苦……”袁昆转身,面朝云岚沧海,缓缓道,“孔雀明王以自身作种,成天魔之种;千年一转生,聚拢天地间万般魔气……”

????“……不动明王则随之转生,以六器毁去成形天魔。”

????“不动明王之力毁去魔种的刹那,令魔气回归天地脉,是以能量重入牡门。而千年以后,魔气渐重,神州戾气横生,孔雀明王再转世……如此周而复始,循环往复。”

????李景珑刹那间想起在洛阳驱魔司中,袁昆说了这么一句:

????“因果循环,环环相扣,你既与孔雀明王、不动明王相识,也即命中注定有此缘分。”

????“下一个问题。”袁昆淡淡道。

????李景珑沉吟良久,望向鸿俊,再看袁昆。

????“这是你的最后一问了。”袁昆说,“为何还不问未来?”

????李景珑答道:“我不想问未来。”

????袁昆只这么静静看着李景珑,李景珑突然道:“当我不知未来之时,我仍相信,所有的事在命中都并无注定一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