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宝伏妖录

80.欲加之罪

非天夜翔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晚春三月, 烟笼长安,一层薄纱般的水雾弥漫城中。

????午后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, 满城柳色如洗过一般, 透着生机勃勃的绿, 繁花沾着雨水, 花瓣飘零落得满地。屋檐下叮叮咚咚地朝下淌雨,水汽翻滚着扑进了兴庆宫中。

????杨贵妃倚在软榻上正出神, 杨国忠半身湿了雨, 坐在一旁, 以丝帕亲自擦拭一具镶了金的琉璃更漏。那更漏上雕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龙,五爪盘踞, 抓住两个密封的琉璃杯,杯中装了灰色的沙, 细看时却发现乃是黑白两色细沙混合而成。

????“……邓通一度富甲天下,谁曾想得到他最终竟饿死街头?商鞅一生功名赫赫, 也逃不过五马分尸的下场……”

????“别说了。”杨国忠放下丝帕,看着杨玉环,皱眉道, “有意思么?”

????“我着急呐。”杨玉环泫然道, “哥哥,你不知道外头都怎么议论咱们。他们都说,杨家人是妖怪!”

????杨国忠目中带着怒意, 杨玉环却十分不安道:“怎么会是这样呢?怎么……”

????“李景珑所言, 不过是些颠倒是非、混淆黑白的鬼话!”杨国忠怒道, “你若放不下此事,才是咱们最大的麻烦!”

????“你让我怎么放下?”杨玉环凄然道,“那夜后,我便常常梦见大姐,她满脸鲜血,时时催着我,令我替她报仇。我本以为这一切都结束了,能忘的就忘了罢,陛下又说,大唐将有天魔降世……”

????“天魔。”杨国忠专注地擦那金龙更漏,嘲讽般地笑了起来。

????杨贵妃幽幽叹了口气,杨国忠一抖丝帕,杨玉环又低声道:“哥哥,金楼玉厦,终有将倾之日。树大招风,须得早做绸缪。”

????“鬼神之说。”杨国忠道,“不过是愚民蠢妇,用以自欺欺人的流言,若我所料不差,那李景珑造出这么大一番势头,只是被压得久了,想浮上来喘口气罢了。”

????杨玉环蓦然望向杨国忠,皱眉道:“喘什么气?”

????杨国忠漫不经心道:“大唐这都多少年不曾有过国师了?李亨欲继位,也当有自己的盘算。什么天魔,什么不祥,什么祸患,除了冲着咱们来,还能有多大用意?”

????杨玉环花容失色,杨国忠擦过那鎏金沙漏,将一个乌木匣子珍而重之地打开,安置好,又道:“你义儿也该来了,找个合适的时候,将李景珑自个给驱了罢。”

????杨玉环不安起身,杨国忠寻思片刻,望向殿外雨水。

????“我听哥舒翰报来密令,数月前他们盘桓凉州时,曾抓了一只妖怪,当日走得匆忙,那妖怪并未带走,其后经哥舒翰审问,得知一事,在李景珑身边,正有妖潜伏,你猜是谁?”

????“就是那名唤孔鸿俊的少年人。”

????“什么?!”杨玉环诧异道,“绝不可能!当年给我看病的可是孔大夫,那是他爹!”

????杨国忠怀揣木匣,缓缓道:“信也好,不信也罢。是妖,就有现原形的一天,李景珑居心叵测,也不想想,升平盛世,万国来朝,从前何时有魔?”

????杨玉环缓缓喘气。

????“不过是他当上驱魔司长史后,这奇闻怪事,才一件接着一件,如今更语出惊人,嘿,‘天魔’只是李亨与他合谋,搞出来的幌子罢了。这哄小孩儿的鬼怪奇谭,瞒得过老来昏聩的……”

????杨玉环大惊失色,怒道:“住嘴!”

????杨国忠冷笑道:“瞒得过他,却瞒不过我。你想,若哪天捅出来,驱魔司正是这些妖魔为患的源头,那伙人会被如何处置?你当真以为,你大姐是妖怪?”

????杨玉环不安道:“这……”

????杨国忠上前些许,压低了声音,说道:“我看未必……驱魔司尽是些打着幻术、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,何人又能想到,这些障眼法又投了陛下的心意呢?”

????杨玉环不禁背后一阵阵地发凉。

????“陛下那儿,便交给你了。驱魔司不可再留,否则这事定越闹越大,没个了局。”

????杨玉环怔怔看着杨国忠,杨国忠寥寥几句,点到为止,与杨玉环对视片刻,点了点头离开。余下杨玉环对着外头淅淅沥沥的春雨发呆。

????驱魔司中,莫日根与阿史那琼各自去办案,阿泰则朝鸿俊、陆许问:“上西市喝酒去?”

????鸿俊与陆许一起摆手,阿泰便去看特兰朵,而李景珑出去大半天还未归来。两人便喝着茶,看屋檐外的雨。

????“上哪儿去了到底。”鸿俊自言自语道。

????陆许答道:“昨夜骊山华清宫出现了妖怪,大清早的就查去了。”

????鸿俊起初心里还有些忐忑,生怕众人问他:你怎么喜欢上长史啦,昨夜是怎么回事啊,以后你们就在一起啦……如此之言,孰料大家却都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,除却起初揶揄过几句之外,竟是将鸿俊与李景珑视作理所当然的一对。

????“莫日根……”

????“我不提李景珑。”陆许面无表情道,“你也别提他。”

????鸿俊:“……”

????鸿俊只得点头,两人达成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协议,陆许寻思片刻,正要问些别的时候,外头却有人喊道:“李长史!李长史在吗?”

????鸿俊去将人放了进来,却是一名太子幕僚,亲手送了圣旨,鸿俊道:“长史出门查案去了。”

????“那你先接着罢。”幕僚说,“这是陛下与东宫出的旨,封李长史为雅丹侯。”

????雅丹素来贫瘠,黄沙一片,下头全是战死尸鬼的墓地,封侯被封到雅丹,也是破天荒头一遭。只听那幕僚又说:“还有辖权令、侯印,都一同备了过来。封侯令已沿着河西路一路发出去了,雅丹无人居住,知会玉门关下贾洲一声就行。”

????陆许:“什么意思?”

????鸿俊:“不懂。”

????驱魔司里留了俩不食人间烟火的看门,两人面面相觑一番接了,也不谢恩,幕僚无奈道:“你们这儿就没有大人吗?”

????“我就是大人啊。”鸿俊怒道,“我十七了都!怎么不是大人!”

????“我十八。”陆许答道,“他是我哥。”

????幕僚:“……”

????常闻驱魔司里都是些奇人,今日一见果不其然,幕僚也没空追究为什么十七的能当十八的哥,只想赶紧抽身了事,又抽出一封信,说:“这是河西送来的信,你且收了,再取印鉴来……”

????鸿俊没有印鉴,最后画了个押,那幕僚便撑着伞回去复命,陆许见信上写的是鸿俊名字,说:“是你的?”

????鸿俊拆了信,说:“我舅舅!”只见信上所言,俱是别后之事,那天他匆匆离开未有交代,但见贾洲来信,却似乎是先前已有过一轮书信往来。想必是李景珑以自己名义写信过去告罪了一番。贾洲信中大意是这次一别,又不知何时相见,来日待得空时务必挑个不冷的时候,常来玉门关。

????鸿俊便朝陆许说:“舅舅是我唯一的亲人。”

????陆许点头,说:“凡人和咱们不一样。”

????鸿俊蓦然被陆许提醒了,想到一个问题,自己是半妖之身,也就是说……他似乎可以活很久?但李景珑、陆许等人都是凡人,那得怎么办?

????陆许未知他心中所想,又挑出里头一张,说:“这又是谁的?”

????“这是……鬼王!”鸿俊看那丝笺,内里俱是端端正正的篆文,几乎没几个字认识,正要翻书来对时,外头又有人喊道:“李长史!长史!”

????鸿俊以为那东宫幕僚去而复返,开门却发现是大理寺卿黄庸,与一名文书。

????“长史呢?”黄庸一脸焦急道。

????鸿俊只得又解释了一次,陆许在鸿俊身后探头看,鸿俊知道这家伙是李景珑的顶头上司,便请他进来喝茶,黄庸却心急火燎,说:“莫日根不在?他们什么时候回来?”

????“不知道。”鸿俊与陆许面无表情地看着黄庸。

????“孔鸿俊,你们这儿就没有大人了吗?”黄庸四处看看,问道。

????“没有。”

????陆许与鸿俊异口同声道。

????“我们都是傻小孩。”陆许又补了句。

????“对。”鸿俊朝黄庸解释道,“我们自打生下来,脑子就被门夹了,不大好使。不能查案,更收不了妖,只能在这儿衣来伸手、饭来张口地混吃等死呢。”

????“有啥事千万别告诉我们。”陆许说。

????鸿俊:“我们也一点也不好奇,你就在这儿等长史回来吧。”

????黄庸听懂了话中嘲讽之意,忙道:“不是这个意思,两位且随我来……哟,这是什么?雅丹侯?这可得叫侯爷了……不对,怎么封到雅丹去了?”

????黄庸让文书在外等着,自己到得厅内,见李景珑的封侯令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鸿俊只是与陆许并肩站着,歪头看他。

????“两位。”黄庸跑得满背是汗,“我这就说了,事出蹊跷,还请多担待。”

????鸿俊常与李景珑跑大理寺,黄庸是认得的,只是大部分时间都把他当作李景珑的跟班。眼下事大,黄庸便理顺了气,说:“实不相瞒,昨夜帝陵出了大事……”

????天宝十三年三月十七日。

????案件:昭陵闹鬼

????难度:人字级

????地域:九嵕山太宗昭陵

????涉案:未知

????案情:三月十三夜,九嵕山太宗昭陵外惊现厉鬼索命,郭家村值夜陵卫血溅当场,死四人,疯一人。疯子于日间逃出,一路逃入昭陵深处。大理寺丞程筱与衙役一人入昭陵查办未出。

????酬劳:暂无。

????备注:切勿惊动陛下,惊动任何人等,否则小命不保!

????鸿俊:“这是闹鬼了?怎么不早点来说?”

????黄庸苦笑道:“先前就递过一次案子,在驱魔司里扣着,迟迟未办,事关重大……牵扯到太宗皇陵,大伙儿可是要脑袋落地的……”

????陆许与鸿俊面面相觑。

????鸿俊果断道:“还是等长史回来吧。”

????皇帝家的祖坟,鸿俊可不敢胡乱去,

????“别!”黄庸色变道,“孔鸿俊,无论如何,你们驱魔司今天真得跑一趟!这案子已压得不能再压了!再等下去,陵卫得上大理寺闹,新的陵卫不敢执勤,连浩又与杨家交好,若被陛下知道了,龙颜大怒,可就、可就……你们先前不是才收了什么战死尸鬼来着?”

????鸿俊与陆许对视,黄庸又道:“非常严重,非常非常严重!”又靠近些许,小声说:“此事与宗庙社稷相关,若被有心人抓住,大做文章,抑或杨相怀疑有人故弄玄虚……”

????鸿俊:“???”

????陆许:“?”

????黄庸焦急道:“万一有流言道是太宗英魂,规劝陛下……唉你俩不懂!”

????鸿俊突然一下开窍,倒是听懂了,朝陆许解释道:“黄大人说,是皇帝的祖宗显灵了,骂他荒废政事……”

????“我可没这么说!”黄庸马上道,“我是说,恐怕有人别有用心,生出谣言!哎哟,两位小爷……你们家管事的究竟什么时候回来?”

????黄庸已经快哭了,鸿俊便道:“你别急,我们这就去。”

????陆许自然响应,外头雨已停了,驱魔司里没一个人回来,黄庸又千叮咛万嘱咐,这才回去。鸿俊便留了字条,去将正春困的鲤鱼妖扒拉出来,背在背上,与陆许出门去。

????眼看天色正过午,陆许正要晃悠晃悠出城,鸿俊却提议先去找阿泰。到得城中特兰朵开的酒肆,酒肆恰好就开在鸿俊最喜欢去的“鱼跃龙门”对面。偌大一个酒肆,装修得金碧辉煌,里头还挂了不少丝绸帐子。

????时值午后,酒肆内一个客人也没有,阿泰拿着个苍蝇拍在酒肆里拍苍蝇。

????“这得花多少钱?”陆许抬头看那两层酒肆,说,“能回本么?”

????鸿俊大致也知道了一点钱的概念,特兰朵见两人来了,便道:“今天老板娘高兴,免费喝!”

????阿泰举起苍蝇拍,朝两人挥了挥打招呼,鸿俊忙辞过,告知阿泰自己与陆许查案去了。

????“一同去吧?”阿泰忙出来。

????鸿俊瞥特兰朵,怕特兰朵生气,忙道:“你留在这儿陪嫂子吧。”

????特兰朵出来说:“让他同你们一起。”

????陆许说:“我们快去快回,一个时辰就打个转了,带了你反而慢。”

????阿泰只得作罢,又让两人当心。出得城来,陆许便在偏僻处摇身一变,化作白鹿,鸿俊跨坐到它背上。

????“哟,你的角!”鸿俊诧异道。

????白鹿的角竟是长出了些许,当初被鸿俊斩断的地方伤口也已愈合,如短短的龙角一般。

????“慢慢就长好了。”白鹿答道,“抓稳。”

????紧接着白鹿开始小跑,越跑越快,竟如腾云驾雾一般,离开官道,踏入荒野,四蹄踏风,“唰”一声掠过绿油油的麦田,载着鸿俊如草上飞一般,风驰电掣地一掠,疾速踏进群山。

????若是骑马,还需踏官道绕行,从长安到九嵕山至少需要半天,而白鹿速度飞快,更抄了近路,短短一个时辰,于黄昏时便抵达了昭陵外。然则高速穿行终究耗力,再幻化为人身时,陆许便一屁股坐在昭陵外的台阶上,不住疾喘。

????“你都快飞起来了。”鸿俊说,“不必这么急。”

????“短途跑跑可以。”陆许喘道,“长途跋涉这么跑下来真不行,那大狼倒是体力好,只是不知道去了哪儿。”

????昭陵坐东朝西,依山而建,陷在山中,犹如一座巨大的宫殿,侧旁更有不少大臣陵墓。九嵕山本就冷清,原本还有守陵人,出了这事后,守陵人已临时撤向山下郭家村中,到得傍晚时更显凄清诡异。

????冷风吹来,山上草木沙沙作响,鸿俊感觉到一阵没来由的阴气,哪怕是帝王陵寝,亦不改其森森气氛。

????鸿俊:“你怕鬼不?”

????“还行。”陆许心中不禁也有点儿发毛。

????两人并肩站在昭陵入口牌楼下,鸿俊若一个人过来倒是有点怕,说不得要叫醒背后鲤鱼妖壮胆,但有陆许在,便好了不少。

????许久未用法宝也未经打斗,鸿俊不免有点手生,他抖开五色神光,手指间持飞刀。

????“你没有武器法宝。”鸿俊想起陆许以前只用一把铲子。

????“大狼说给我弄一把去。”陆许答道。

????“那你跟我走。”鸿俊左手握五色神光,右手持飞刀,踏入昭陵范围。

????陆许:“行,我躲你后头。”

????这还是鸿俊第一次自己查案,更带着个完全的新手陆许,换了李景珑,多半轻车熟路,先做什么后做什么,搜集情报,检查现场……但鸿俊自己则一知半解,没头没脑地就过来了,总觉得哪儿不对,一时却说不上来。

????“你觉得是鬼吗?”陆许问。

????“你觉得呢?”鸿俊完全没主意,两人在昭陵外转来转去。

????陆许说:“也许是妖。”

????鸿俊点头表示同意,陆许从前当过斥候,虽然那时只有一魂一魄,但常常送信,对侦查大致还是见过的。

????“死人的地方在哪儿呢?”鸿俊喃喃道。

????太阳快下山了,两人来到昭陵入口下,底部又是一列台阶,并无怪声,只是冷风阵阵。陵外一排砖瓦屋,料想是住人的地方,屋内气味十分刺鼻。

????“血。”陆许说。

????鸿俊也闻出来了,伸脚踹开门,看见里头全是紫黑色的血,血迹斑斑,蔓延到屋外,似乎曾有一具被拖走了的尸体。

????“这儿。”鸿俊说,“跟着血迹走。”